大多都愿意跟陈双干。

还是那句话,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寸步也难行。

就冲着陈双当初那一大包的钱往那一放,随后传的十里八乡都知道了,所以眼下,有不少当初因为修路把自己的地换了赔偿款的住户,一阵懊恼。

晚上,马家老婆婆就来了,马家二儿媳妇苏翠红急的睡不着觉,让婆婆出面去说说,看能不能也跟着干。

可是自家住在县城,马路扩建,以及最近地方上的农村乡镇化管理,地,大都换了赔偿款。

不少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住户,趁着这次拆迁就地改造,落了不少钱,还添置了四个轮的车子。

以前儿子娶不上媳妇的,也都办妥了。

只是这钱一花完,谁家还有老底子?

苏翠红现在就觉得可惜的慌,因为她还算是有点学历的,就好像一开始扩建水泥路的时候,姚大娘那房子虽然破,但是她就瞅准了能租个好价钱。

当下就买了,惹来婆婆一顿夸赞。

可眼下机会又来了,但不是一个县,而只针对碗口村,她们不属于碗口村。

是从碗口从开发出去的住户,按理说,老村长可以不用管的,就因为以前都是碗口村的乡亲们,所以老村长或多或少的还是会过问一下。

制服女生张芸嘉,可爱学生妹张芸嘉

马大娘一脸着急的从外头回来:

“翠红啊,这事儿没说好,傻妞是有钱不错,但是人家只要有地有山头有鱼塘的户儿,咱们就光有房子没地呀!”

苏翠红叹了一口气,想想之前自己曾经说过的话:“照我看呐!那傻妞肯定是给人当情人的,被人包养的那种,要不然,那么有钱会住在山旮旯里?指不定就是怕正房太太找上门来!

她就是想偷偷的把孩子养大,往后好争家产!”

每每听人议论那陈双傻妞是个特别有钱的大老板时,她总是会不服气的插上一口。

现在,人家男人也回来了,这些说辞渐渐的就被掩埋。

左邻右舍都在谈论曾经的傻妞多么多么有钱,还生了一对龙凤胎,老公是个军人,她是个受人尊重的军嫂。

甚至有人说无意中看了一眼龙凤胎,都觉得人精神了不少。

虽然有些夸张,可是,陈双的号召力似乎特别大。

碗口村的村民大都很支持陈双,一些在外头高就打工的知识分子,都被自己老头子给叫回来了:

“这位大老板特别有钱,一出手就是半口袋,家里砸锅卖铁的供你读书,你也弄不上几个钱,回来吧,跟着陈老板干!”

“我又不是认识什么陈老板,再说咱家穷成那样,回去能有什么好发展!”

“咱家有两亩地的鱼塘,你回来管理管理,还有几亩地,改种菜,人家老板出技术员来指导呢,俺这是老了,也干不动了……”

“切,养鱼种地?爸,您不是老糊涂了吧,这养鱼种地能有出息,您咋还是个半吊子老村长呢?咋没见着你发财呀!”

“你……”老村长当下被自己的儿子胡鹏给气的一口老痰卡在了喉咙里。

这儿子也是够了,本来就是老来得子,父母全部的经历都放在这货身上,结果这还不打算回家。

夹杂着盼儿归来的心情,老村长骂了一句:“你死在外头吧,俺老死了摔死了你都崩回来了!”

咔嚓挂上电话,老村长是气的在原地打转,唉声叹气。

据说陈老板派来的技术员明天就到了,他还得收拾收拾心情张罗下,毕竟人家千里迢迢的过来现场指挥。

往后村上发展的好了,他这个老村长好歹能跟上级交代,光荣的退休是他最大的希望了。

当下,就清了清嗓子,对着那用红布包着的麦克风说道:

“碗口村的父老乡亲们都注意了……都注意了……明天早上十点钟,参加改革种菜养鱼的住户都注意了……大队集合……大家集合,迎接技术员……迎接技术……迎接……员&”

扩音喇叭的音质很差,老村长只能等到回音散去再说下一句。

……

第二天,碗口村赢来有史以来最热闹的一天,大半个碗口村的村民全都如约而至。

以继宗为首,带着三位得力徒儿走进大队的院子。

“大家鼓掌!”老村长见人来了,黑红的老脸充满褶子,那长满老茧的双手,头一个拍的啪啪响。

把乡亲们的激情带动到了最高燃点。

继宗早也不是曾经那个腼腆的小男孩,见乡亲们这么热情,他这一路奔波突然就觉得值得了。

“技术员同志,这一路真是辛苦了,乡亲们都很热情,给您准备了酒菜,可别嫌弃啊!”

这下,即便是受人尊重的付继宗听闻此话,心里也是激动的很,有些不好意思的双手紧握:

“谢谢乡亲们的款待!”

…………

吃了饭,付继宗被老村长亲自带到了半山小竹林小筑。

看到陈双的那一刻,付继宗笑的不知如何是好:“双姐!”

“呀,继宗你蹿个头了呀!”陈双发现继宗原本带着婴儿肥的那脸,长开了,曾经只有一米七的个头儿现在好像比陈双高了半头出去。

眉宇之间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动不动就蹙眉头,低着头不敢说话的大男孩了。

越发的叫人觉得是个大男人了。

“双姐,我还真长高了五六公分!”继宗含笑着说道。

“婉儿怎么没来?”

陈双不由得看着,来了四个大男人,继宗那小媳妇呢?

这话一出,继宗挠挠头:“在家带孩子……”

“噗!”陈双噗嗤笑了:“你小子,结婚也不跟我说!”

“双姐在外边奔波劳累,要不是你在外边跑,咱们杏花村和杨柳村也不会被评为养殖示范基地,市长都亲自来考察过,还给发了锦旗,说咱们的村儿,是小康生活的领头羊,是典范!”

付继宗见到双姐的那股劲儿倒一点都没变,毕竟,陈双是他人生最大的伯乐。

即便自己不是一匹千里马,也被双姐带成了千里马。

这一切的荣耀都是双姐的不是吗?只是为了证明给双姐看,看他能否独当一面,所以,当下杏花村所有的大小事宜,包括凤城的资金流动与利用,他根本都没有让双姐担一毛钱的心。

“再说……我结婚……也就摆了二十多桌……随随便便的就结了!”

“二十多桌?你嫌少啊!”陈双翻白眼!

在乡下,摆个十几桌都算是人声鼎沸了,这二十多桌,陈双想想都知道那个画面,估摸着得从自家宅子摆到村口洋槐树那儿吧。

毕竟乡下的路比较窄,酒席大都是一字排开的。

就在这时候,房间里的宋德凯面无表情的抱着孩子走了出来,一个胳膊弯里坐着一位小宝贝。

两家伙双面夹击,使劲抓宋德凯的头发和耳朵,揪的他故作疼痛的挤眉弄眼。

“双姐!……”付继宗一愣,这孩子……九尾短视频app破解版下载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