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洗完澡出来,打了个电话给柳潇,他们还在唱歌。

“李泽说会让他哥会派人盯着那个薛智,我哥说就他那能耐,没到只手遮天的地步,算不了什么。”柳潇说。

李醉是开酒吧的,多少有些人脉,黑白两道通吃,一定能盯着那个薛智。

“行。”明磊落应了一声,结束了电话。

明磊落刚结束了电话,悦悦就过来了。

“你今天晚上能自己睡吗?”明磊落对妹妹说。

悦悦抱着自己的玩偶,摇摇头:“我要跟你睡,我好久没有跟你睡了。”

这话真让人遐想,明磊落心里想。其实悦悦说的好久没有一起睡的,也就是一个五天而已,从住宿后,回到家里她跟他睡的。

但是今天,明磊落觉得自己身上的酒劲儿没过去,悦悦缠在他怀里,他怕自己失去控制。清醒的时候,他控制自己尚且困难。

今天晚上发生这么多事,他不确定他能控制住自己。

“今天晚上你要是自己睡的话,明天我带你去看电影,好不好?”明磊落哄着。

“我跟你睡的话,不能去看电影吗?”悦悦委屈的说,“我想跟磊磊睡。”

Flower与美女

“……”明磊落头皮又热又烫,想着要怎么拒绝妹妹。

此时门响了,缪馨进门来。

“怎么还没睡?”

“磊磊不让我跟他睡。”悦悦说着委屈极了。

缪馨看向儿子,似乎有些明白儿子,到底是成年了,有些时候不方便跟悦悦一起睡。她立即说:“悦悦,你爸爸今天出差去了,妈妈很久没有跟你睡了,今天晚上想跟你睡,好不好?”

悦悦看向妈妈,她真的很久没有跟妈妈睡了,跟妈妈睡觉对她来说也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悦悦,你今天晚上跟妈妈睡,明天我带你去看电影。”明磊落对妹妹说。

“好吧!”悦悦最终同意了。

缪馨看儿子几乎不可见的松一口气,她便说:“磊磊,那你早点睡。”

“嗯,妈妈,悦悦,晚安。”明磊落说。

悦悦眼巴巴的看着明磊落,不情不愿的说了声:“磊磊,晚安。”

早上醒来的时候,明磊落觉得头有些疼,他猜是晚上喝酒的原因,特别是白的啤的都喝了,昨天晚上是晕晕沉沉,这会儿头痛的千斤重。

然后他房间的房开了,悦悦站在房门口,她抱着自己的玩偶,露出一双湿漉漉的眼睛。

“悦悦,你怎么过来了?”明磊东摸摸额头。

“妈妈已经起床了,我也醒了。”悦悦走进来了,“磊磊,你也要起床吗?”

他要起床吗?他起不了床。

明磊落低叹一声:“我去一趟洗手间,你自己睡会儿。”

悦悦立即用力点头,以最快的速度躺好在床上,然后侧着身体躺好看着浴室方向。

明磊落在浴室里呆了很久,冲了很久的水才出来。回来的时候他的脸色也不太好,躺到悦悦身边,她立即转身移到他怀里。

“磊磊,你不舒服吗?”悦悦问他。

“嗯。”悦悦一到他怀里,她婴儿般的香气在他鼻间,他吮了一口,便觉得好像没那么难受了。

“哪里不舒服?”

“头痛。”明磊落低哼着说。

悦悦便抱着明磊落,给他按太阳穴。她按的手势很一般,手也柔柔的没什么力气,却让明磊落觉得真的挺舒服的。

突然悦悦靠的极近,鼻头差点碰到他的鼻头,他睁大眼,妹妹的脸放在在自己面前,她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关心。明磊落的手不由碰上妹妹的脸,她的肌肤像婴儿般的软嫩,嘴唇也是粉润润的,看着十分可爱。

他忍不住凑过去,啜住她的唇。

悦悦本来给他按着额头,这会儿也没力气了,她的软唇被他亲吻着吮着,然后舌尖也挤进来了。她张开嘴,舌头慢慢的凑上去。

明磊落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晚上的酒意未散,一股热气直冲脑门,他的手开始在她的肩膀,颈边,胸前,腰侧来回的揉着,最后放到了她的胸前。

吻的也更是凶狠,在她的唇内的每个地方都留下了自己的印迹。

悦悦被他亲的头晕晕的,磊磊的手好烫,在她的胸前让她觉得又麻又怕,不由的去抓他的手。但是他今天早上力气好大,她根本推不开。

“咚!咚!咚!”

敲门声好像在他的头上敲了几下,猛的让他立即停下动作,即主必从悦悦身上下来,手也同时从她的衣内抽出来。

他声音沙哑:“谁呀!”

“磊磊,醒了吗?”缪馨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来了。

这一刻他唯一的庆幸的是,明家很尊重家人的隐私,进门一定会敲门,除了悦悦谁也不会冒然去开门。

“嗯……”明磊落自然的让自己的声音多了一丝困意。

“悦悦在你房间吗?”缪馨又问。

“在。”他回答。

缪馨推开门进来了,悦悦果然睡在磊磊的床上,明磊落还睡的迷糊未醒的样子。

“悦悦,你什么时候跑过来的?”缪馨问女儿。

悦悦眸光里的水气未散,她晕晕的回答母亲:“你醒了,我就醒了,我来跟磊磊睡。”

缪馨一脸没办法的看女儿,然后说:“你们要不要起床?要不要现在就做你们的早餐。”

“磊磊不舒服?”悦悦说。

“磊磊,你不舒服?”缪馨立即紧张的问起来。

“还好,昨天晚上喝了酒,所以有些头痛。”明磊落回答。

“那我给你泡杯蜂蜜水过来,不管怎么样,先喝杯水会舒服一点。”缪馨说。

“嗯,谢谢妈。”明磊落说。

缪馨这才走了,明磊落重重的舒服一口气,然后躺回来。

悦悦不一脸不解的看着哥哥:“磊磊,你很紧张。”

明磊落转头看妹妹,就她这红红的脸,唇瓣更是充血有些红肿,不知道母亲有没有看出异样,不过刚才他还是非常镇定的。

“不可以让妈妈知道我们做刚才那样的事情,知道吗?”他不忘叮嘱妹妹。

悦悦点头:“你说的,我们两个人的秘密,我不说的。”

明磊落重重的躺回去,也许是这一惊一乍的,他只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男人和女人污污的app软件app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