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教室门口来了一个人,那人长得确实风流倜傥,但是我实在没看出来,哪里比叶鹏好看了,说实话,我始终觉得叶鹏是个美男子,学校里面若说有没有比叶鹏好看的人,我说不出来。

  如果欧阳玄紫和老虎好看,我觉得他们和叶鹏可以平分秋色,但是说谁特别好看,那就不见得了。

  老师先是自我介绍,他说叫王重阳,我的表情就很尴尬,所有同学都自我介绍,唯独我忧伤了半个国度看着那个人。

  我在想,老师的父母一定不知道,王重阳是小说里面的人物,要不然怎么取了这么个名字。

  一番思忖,我也介绍了我。

  十八岁,半月红。

  同学们都笑我,我却没说话,看了看周围的人,这也好笑么?

  谁的名字不另类,就比方说咱们的这个老师,他的名字就不另类么?

  怎么别人都不笑话他,偏要笑话我?

  我在郁闷了一会之后被老师安排坐下,之后我就开始打哈欠,老师问我怎么了,我也说不出来什么,我总不能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犯困吧。

  果然,老师没问我什么,走到前面去讲课了。

  雯雯听的全身关注,其他的人也都喜欢这个老师,而我竟然睡着了。

   秋与爱丽丝的唯美写真

  很快进入了梦里面,而那只女鬼竟又出现了,或许我该说是心魔。

  我们面对面站着,她看着我,我也注视着她,跟着她走来我面前,围着我绕了一圈,她说道:“你知道我是谁?”

  “心魔。”

  “那你还算聪明,没错,我是你的心魔。”她说起话趾高气扬的,完全把她身上冷傲的气场打了个折扣,我听着她说话的时候,就像是个孩子差不多少。

  “你为什么成魔了?”我问心魔,心魔的轮廓渐渐的清晰起来,她看着我看了一会:“为什么不能呢?”

  我无语:“你成魔就成魔了,你为什么去了寝室里面,在里面作乱,把那些人都给吓跑了,刘雨柔她们平时胆子小,你吓坏了她们怎么办?”

  “那我不管,谁教她们那么讨厌的,我在那里玩玩,她们总是说这个说那个的,不喜欢她们。”

  “你在寝室出生的?”我满心奇怪,心魔说:“当然是在那里出生的,不然为什么要在那里?”

  “那你和我在寝室见面,是第一次见面?”

  “可以这么说吧。”心魔走到我面前看了我一会,她说道:“你为什么不喜欢水易寒呢?”

  我愣了一下:“为什么要喜欢呢?”

  “我觉得他这个人不错。”心魔说道,我眉头皱着,转身朝着一边走去,好像是知道了。

  转身我去看心魔:“你是因为水易寒才出生的?”

  心魔脸红,转开脸去看其他的地方,她便不说话了,我才明白过来,怎么一回事。

  我走去,停下了问心魔:“那你为什么要来吓唬我?”

  “我什么时候吓唬你了,我不过是跟你玩玩。”心魔的这个回答,我可以说是相当的无语,她这也叫玩玩。

  “就算是如此,那你怎样才能离开呢?”我问心魔,心魔想了很久才说:“我想要你把水易寒给我,我要和他在一起。”

  “……”这个?

  我想笑,但我没笑出来。

  “你同不同意?”心魔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结果。

  我马上说道:“你是我的心魔,并不是人,你怎么和他在一起,何况他也不一定喜欢你。”

  “喜不喜欢我,都是我的事情,我只是想要你答应,不要和我抢水易寒。”

  “我是可以答应,但是你不能做坏事。”

  “那是我的事,你还没有资格管我。”心魔心高气傲,完全不是我能掌控,我看着她一脸无语:“你是魔,他是道士,他会伤害你的。”

  “那也是我的事。”

  不管怎么说,心魔就是铁了心要去找水易寒,我也是满心的无奈,我只好说:“不许你去,不然我就把你封印。”

  “你敢?”心魔还有脾气了,我看了她一眼:“你若执意如此,我就封印你,肯定有办法。”

  “我要杀了你!”

  “你是我的心魔,我死了,你也好不了,你要杀我,杀吧。”我横了一眼心魔,心魔忽然生气起来,抬起手朝着我打了过来,我躲开,把桃花镜拿了出来:“你要我收了你么?”

  心魔看着我的桃花镜,微微愣了一下,退后两步:“为什么,你不喜欢水易寒,还不让我喜欢?”

  “你是心魔,人和魔不能在一起,而且你现在是我的心魔,怎么能让你出去喜欢一个人?”

  “你太自私了。”心魔转身走了,消失在茫茫的迷雾之中,我走过去找她,她竟然不见了。

  等我醒来,眼前又是原本的样子了,老师正在讲课,周围也都在听课,只有我被心魔扰乱了思绪。

  一节课下来我坐在教室里面坐着,雯雯问我怎么了,我说没怎么,只是坐在那里坐着,快上课的时候我问雯雯水易寒好不好。

  雯雯看了我一会问我:“这么没脑子的问题你怎么还问?”

  我很无语的说:“你回答我就成了,说那么多干什么?”

  “我觉得还行。”雯雯说道,静儿那边说:“其实水易寒这个人还好,他不是个坏人,他之所以误入歧途,就是因为你和紫儿在一起了,你们认识的时候,也算是两小无猜了,如果没有紫儿一定会在一起,但是紫儿来了,你和紫儿走到了一起,他本来是可以和你在一起的,却成了局外人,如果是你,你一定也会不舒服。

  因爱生恨,他才走上那条不归路的,舔逼照片但是他已经悔改了,如果不是,为什么专心修道,把鬼魂都送走了。

  道士和我们不一样,他们的世界是另一个世界,而我们是鬼。”

  静儿说了许多话,似乎她很同情水易寒,可是我总觉得,水易寒这人并不那么好,他伤害过蚩尤子,抛弃了我二叔。

  虽然这其中有些原因,可原因也不是他变成另外一个人的借口。

  只是我实在无法明白,为什么心魔会喜欢水易寒。

  说了一会话又开始上课了,这节课是蚩尤子过来,进门蚩尤子看了我一眼,也不难看出来,蚩尤子的心情不错,或许今天晚上他就能和煜儿在一起住了。

  开始上课,我又有点打哈欠,没多久又睡着了,这次睡着有点奇怪的地方,竟然看到水易寒穿着一身青色的道袍在我眼前出现了,很是奇怪,我叫他:“水易寒。”

  他没听见一样没理我,我便有些奇怪,怎么回事?

  水易寒而后把宝剑亮了出来,他朝着周围看去,不多久心魔从对面出现了,心魔走出来,看着水易寒:“你找我?”

  水易寒皱眉,打量了一会心魔:“你什么?为什么会到我的梦里来了?”

  水易寒的梦里?

  我忙着看了看周围,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难怪我叫水易寒他都没有反应,原来我是在他的梦境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