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一通不爽发泄到了慧宁公主身上之后,顺王神清气爽的首先去用了个晚膳,之后才慢悠悠的晃到了书房想把白天没有处理完的事情收个尾,只是等他打开书房的门还没来得及往里走,便被里头坐着的一道熟悉的身影吓了个哆嗦,之前全部的得意和骄傲,瞬时一扫而空。

   顺王有些忐忑的转头看了一眼门外,见没有什么异状才松了口气,动作极快的进了门并反手关上了房门,之后才颇有几分埋怨的开口道:“你来怎么也不知一声,吓我一跳!”

   虽然已经算是习惯了他这位皇兄的神出鬼没,但是这样冷不丁的蹦出来实在是挺吓人的。

   何况,这会儿那位重点防范对象慧宁公主才走,他就这样忙不迭的赶过来,就不怕被那位留在外头的探子看出什么端倪而让之前的准备功亏一篑?

   “你的意思是,朕以后到哪里去还得先给你打个报告?”宫祁麟慢悠悠的将手上拿着的书册合上甩到面前的书桌上,抬眸扫了一眼从门外才刚刚进来的顺王。

   “……不不,皇兄你高兴就好。”

   顺王抬手做投降状。

   又不是讨打,他有病没事儿去撩拨他这位啥时候见到他都绷着脸恨不得随时将他当沙包一样按着揍的皇兄。

   “不过皇兄,慧宁公主才走你就过来,不怕被她探查出什么?”顺王自顾自的走到一旁的桌边给自己倒了杯水,回头看了宫祁麟面前什么都没有,想想便将手中的茶杯送到了宫祁麟面前,之后才又回来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而且这女人,胃口可是不小。”

   “交代你的事情办妥当,她的胃口再大也和你没关系。”宫祁麟端起茶盏轻轻的抿了一口,才道:“别怪朕没提醒你,你折腾归折腾,可别玩脱了。朕可不会去给你收拾烂摊子。”

   顺王赔笑着搓了搓手,一脸认真的回道:“怎么可能,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全京城上下,皇兄我告诉你,你绝对找不出比你弟弟更靠谱的人了!丝瓜视屏色版”

   “当真?”宫祁麟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站在他面前赌咒发誓的顺王,不动声色的将一封密函从袖中拿出来朝着顺王的方向扔了过去:“先看完,顺便想想怎么给朕解释。”

   白色房间清纯妹子蕾丝内裤私房写真

   “……”只扫了一眼密函的内容,顺王便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

   没有什么事情,比当场被打脸更为尴尬让人难下台的了。

   不过顺王也不是普通人,他嘿嘿的笑了笑,觍着脸抬头对着宫祁麟讨好的笑道:“这只是个意外,小小的意外。”

   “意外?朕要你将京城里发现的钉子能拔的都拔了,结果你呢,竟然遗漏下了这样一批祸害!你是想告诉朕你这是打算放长线钓大鱼呢,还是真的打算与那慧宁公主合作,睁只眼闭只眼的看朕与她螳螂捕蝉,你好黄雀在后?”

   对于顺王的解释,宫祁麟根本就嗤之以鼻。他负手慢悠悠的走到顺王面前,盯着他看了许久,才再开口,一字一句的嘱咐道:“这一次,你要是再脱了手,朕就把你洗涮干净,打包让墨亲王把你带到南澜和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