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不了吧,他大限未到。”说完我便走了,南宫瑾的车子过去不多时也离开了。

我这么说许是有些不近人情,但南宫瑾就近人情了么?

殊不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是修行人,还用我特别说明么?

是非黑白他应该比谁看的都清晰才对。

南宫瑾走后我与欧阳漓去看了一眼池子,没什么看头才回去休息,早上起来照常去上班,而女汉子还是不理会我,黄色资源早上也没来接我和欧阳漓,也因此我和欧阳漓两个人都晚了。

早上八点上班,我和欧阳漓到了重案组不用做别的,直接去吃了个饭,提前再走回去是没什么问题了。

不过话是这么说,我和欧阳漓毕竟拿着薪水,不能一点事情都不做,于是便坐在重案组里面听人聊天。

女孩子继续生气,我则是继续听人说话。

说到了中午吃饭就去吃饭,吃过饭回来聊了一会,这一天也就过去了。

这两天重案组里面没什么事情可做,到是叫人意外不少,不过这也说明,最近的治安越来越好了。

下了班我和欧阳漓继续做南宫瑾的车子回去,我本以为,女汉子是不打算去乡下了,要是打算去,不能连句话都不说,毕竟明天就是周末了。

回到岭南府早早就去休息了,第二天早早的我又起来了,之后便站在岭南府门口等着女汉子,哪里知道早上八点钟了,也不见女汉子来接我和欧阳漓,我便想肯定是不去了,哪里知道算了算才知道,哪里是什么不去了,分明是已经走了。

清纯女生何竹君白色诱惑

“也不知道她外婆家在哪里,不然怎么去找?”我正惆怅,朝着欧阳漓问,南宫瑾的车子开了过来,停到了岭南府的门口。

看到南宫瑾的车子停下,我便走了过去,南宫瑾便说:“上车。”

我和欧阳漓也没犹豫,拉开了车门直接上车。

等我们上了车,南宫瑾便说:“我问过小倩的父亲,他说在一个叫九水村的地方,早上天不亮就走了,这时候应该到了。”

南宫瑾果然有备而来,跟着他一起算是对了。

起的太早我还有点困了,路上昏昏沉沉睡了过去,欧阳漓见我睡着便将我按在了他的怀里,我靠过去便躺在了他腿上,于是这一觉便睡了过去。

哪知道刚刚睡着便听见女汉子的抱怨声:“这个温小宁,果然不能指望,要是她能指望上,母猪都能上树了。”

听女汉子这么说,我便朝着周围看了看,这才发现竟然到了一辆车子上面,左右看看分明是女汉子平常开的公家车,而我此时就坐在她的副驾驶上,而女汉子正一边开车一边唠唠叨叨的骂我是只猪的话。

车子在半山腰上正开着,南宫瑾说差不多到了,现在看哪里是倒了,分明就是还没到呢。

女汉子晃悠着骂了我一路,没多久到了一个偏远的村子前面,村子在村口目测不大,但是也不小了,前后能有几百户了,要知道在乡下这么个地方,几百户已经不小了。

车子开进去之后没过多久停在了一家院子门前,院门黑色,两扇挺大的大门,门上面有两个狮子头的门环,别有一种古香古色的韵味。

女汉子下车便过去敲了几下,没过多久里面出来了一个七十左右岁的老头子,老头子头发花白,面色却很红润,一看到女汉子呵呵的笑了起来。

“哎呀,我们小倩来了,小倩真是越来越漂亮了。”老头子一看就是女汉子的外公了,而里面此时也走出来了一位富态的老太太,一看见女汉子高兴的不行。

见了面拉着女汉子一直也不放手,一家人聊着去了里面,进门后老两口什么好吃的都给女汉子拿出来吃了,女汉子也不客气,坐下了一个劲的吃起没完。

此时我先是在屋子里面转了一圈,之后便在外面转悠。

其实原本我也是女汉子的贵人,但是我这个贵人,实在不是个多贵的人,我已经帮了女汉子三次了,一次是她那块骨牌,一次是她被我那群小鬼上身的事情,再有一次是她和楚江王的事情。

三次下来我已经把贵给她用完了,俗话说事不过三,就是这个意思,如今我就是有心也无力了。

但我算不出来女汉子到底是哪里的晦气,所以连睡着了都跟着她来了。

此时院子里面安安静静的,我正站在院子里面散步,门口来了一个人,敲了敲门在外面喊:“老爷子,老爷子在家么?”

听人喊得声音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我看去女汉子的外公已经从里面出来了,而且手里还握着瓜子,刚刚正给女汉子扒瓜子仁。

出来老头子走的还是挺快的,到了门口开了门便急忙忙的说:“不好了,姜大刚他爸要咽气了,你老快点吧,快给看看。”

门外的人说完朝着别人家里跑去,应该是通知别人家里的人去了,而这边的老头子一听说要死人了,二话不说跑了回去,说是要去看看怎么回事。

女汉子一听说要死人,非要跟着她外公去,结果她外公禁不住她软磨硬泡的,就答应了,随后女汉子便去了,我看着女汉子离去的背影,便有些担忧。

此时她是晦气的时候,死人最好不要看,免得染了更多的晦气,不放心我便从后面跟了上去,而这一路上,祖孙两个到是也没说什么。

说到死人的这一家,是个大宅子,一到了那家我就看出来了。

住在乡下的人,大门大院的,肯定就是大户,要不然不会这么大的排场。

此时门口聚集了不少的人,有些人还在议论,说是这家的儿子媳妇都不孝敬,老头原本好的时候,赚了不少钱,上山挖出来不少的山野货,都送到城里去换钱了,要不能有这么大的房子,可是自从老头不能动弹了,平时吃口饭都很难,儿媳妇更是又打又骂的,稍有不顺心就拿着老头子出气,要不是有街坊邻居的偷偷给带点东西吃,早就饿死了。

这会人要死了,听说吊着一口气就是不死,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知道的人说都三天了,但就是硬没人知道。

今天也不怎么就给传了出来,街坊邻居都说要出事。

女汉子到了门口一听说这话,就看她外公,她外公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才说:“人老了就是这样,也没什么好好奇的,你可要对你爸妈好点,把你拉扯大可不容易了,你小时候命不好,差点没死了,要不是你爸妈,你都不知道哪里去了。”

老头子一脸的惆怅,跟着迈步去了里面,女汉子朝着里面走,胸口的铜钱就一闪闪的,但女汉子哪里知道去看这些,人跟着便进去了,我不放心随后走了进去,生怕女汉子出什么事情。

这家院子还是挺大的,而且养了几条黑狗,狗长的挺大,吃的肥肥胖胖的,人一进来竟汪汪的咬人,而且狗嘴里面还留着口水,看了十分不干净。

女汉子进门跟着外公去了里面,朝着那个吊着一口气不走的老爷子那边走去。

这户人家的房宅不错,属于旺家的那种。

往里面去看,这大房子是正房,装修的富丽堂皇,外面贴着白色的瓷砖,房子前面一边一个花坛子,现在天气冷,估计到了暖和的时候里面就该种上花花草草了。

往前看是一个很大的水池子,现在里面没什么,夏天应该会养鱼。

这院子大的有些离谱,女汉子外公家里的院子也不小,能有一百五十平,但是这家没有四百也有三百了,一看就是阔绰的人家。

进来之后,女汉子和老头子去了厢房那边,但那边一看我便愣住了,竟然是和狗舍连在一起的。

这屋子给父母住,这家的儿子得有多丧尽天良了。

屋子进去有铺大炕,炕上躺着正噗噗出气的老人,女汉子见的死人多了,她与我差不多少,我见的鬼多了。

所以她是不怕死人,而我是不怕鬼,相反我很怕死人,她则是很怕鬼。

进门开始我先是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先确定了一下这屋子里面有没有拦路的亲人,不让老人走的。

一般而言,家里要是有属虎的属龙的这种属相的人,老人的时候就要先走,避免挡了路。

这种的属相,本身就带着神威,鬼则是下等生灵,见了就会害怕,要是亲人里面是,拦着不让走那就走不了,别说是一天,就是一年都是他,吊着一口气就成了活死人,活着遭罪走不了。

此时我看了一眼,屋子里面没有这种属相的人,而且屋子里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老人躺在那里睁着眼睛,朝着房顶上看。

女汉子进门去看,看了一眼问她外公:“手为什么攥的那么紧。”

女汉子一说我也看了一眼,她外公便说:“不知道啊。”

老头子一看就是个好人,而且还有点伤心了,于是摸了一把眼泪朝着炕上的老人看去,朝着老人说:“老哥啊,活到这把年纪知足了,儿孙们也有儿孙们的难处,他们就算是好还是不好,你都多担待着一点,好歹不是你的孩子么?

你啊,一辈子辛苦不容易,我们看在眼里了,可你吊着一口气不走,你这不是自己遭罪么?

听老弟弟一句话,走吧,下辈子投胎去个好地方。”

女汉子的外公说了一堆话,但是老人睁着双眼死了似的,就是没有反应。

女汉子于是问:“外公,是不是有什么心愿未了,不如你问问他?”

听女汉子说,老头子又问:“老哥,你是不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你要是有,你告诉老弟弟,老弟弟帮你办,你看怎么样啊?”

这次老人动了动,眼珠子也转了过去,屋子里的人都有些害怕,不敢看,但女汉子她外公却靠了上去,用耳朵去听,结果还不等听见,门外面旺旺两声,这老头竟双眼一瞪,两腿一蹬死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