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姐!”红拂领命而去,西灵瑞得意洋洋的朝尚宇浩吐了吐舌头,兴高采烈的重新坐下,一边吃鱼一边挑衅似的看着尚宇浩,那模样好似在说:就不给你吃,就不给你吃。

争抢那盘鱼本来也不是因为真的想吃,而是觉得跟他斗嘴还挺好玩的,尚宇浩在凳子上坐下,一副我很大度的样子说:“好男不跟小屁孩斗,你爱吃就吃吧,反正过两天你就回西岚了,以后再想吃也难了。”

本来西灵瑞吃的挺高兴的,一听这话瞬间蔫了,满脸不高兴的放下筷子,扭头看向风九幽说:“姐姐,你别嫁去北国之都了,我有个哥哥特别特别好,长的一表人才,性格又好,最主要的是他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你嫁给他吧,这样,我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而我也可以时时刻刻的保护姐姐了。”

一本正经的样子让风九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昌隆与北国之都已经达成联姻,岂会轻易改变,更何况圣旨以下,也已昭告天下,西岚也已准备迎娶昌隆国的公主,就算此时有办法让昌隆皇帝改变心意,紫炎也定不会善罢甘休,要知道清灵圣女于他、于整个北国之都来说都太重要了。

抬头看他,风九幽莞尔一笑,答非所问的说道:“菜要凉了,吃饭吧。”

平淡无奇的话听在尚宇浩的耳朵里多了几分心酸和无奈,他知道风九幽打从心眼里并不愿意嫁去北国之都,也知道她喜欢的人也并非是紫炎,而是他的三哥陌离,只是三哥死了,他去求皇帝收回圣旨也无动于衷,到最后他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她嫁去那苦寒之地,说来说去终究还是他无能。

心中悲伤,尚宇浩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喝的太急,辛辣的酒水呛的他连呼吸都不能了,剧烈的咳嗽让风九幽秀眉紧蹙,抬头看了一眼若兰,若兰便马上倒了一杯水送到了他的面前,伸手接过赶紧喝下,喘息了一会儿方才平静了下来。

似是知道他心中所想,风九幽第一次给除了陌离以外的男子夹了菜,放到他碗里平静无波的说:“酒伤身,别喝了,吃饭吧。”

尚宇浩的鼻子一下子就酸了,觉得自己特别特别的无用,也特别特别的对不起她,握住筷子的手紧了松,松了紧,到最后终究还是忍不住问她:“九表姐,你怪我吗?”

看他眼含泪花,风九幽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跟他说清楚,毕竟他张牙舞爪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柔软而细腻的心,以免走了以后他自己钻牛角尖又伤心:“联姻之事与你无关,更不是你能左右的,我为何要怪你,更何况你已替我入宫求情,作为表弟你已尽力,只是皇祖母那里以后还要多麻烦你,特别是她醒来以后,你一定要****进宫陪她,告诉她,我很好,出嫁时也很欢喜,让她不要担心。”

已经不记得上一次流泪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尚宇浩喉头哽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点了点头便端起碗开始吃饭。

西灵瑞也被他的伤心所感染,默默的不再说话,安静的开始吃饭,风九幽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感情的人,也不太懂的安慰人,她本想说些什么让他们放心,让他们不要这样,可想了半天也终究是没有说出一句话。

活力四射阳光美眉清新自然写真

因为要喝药风九幽并不敢吃太饱,她怕一会儿再吐出来,所以,喝完那盅鸡汤以后她就起了身,洗手漱口后在贵妃榻上坐下来,拿起一本书就随意的翻看了起来。

心情不好吃什么都无味,尚宇浩随便吃了些饭菜就放下了碗筷,同样净手漱口,然后在风九幽的对面坐了下来:“表姐,我有事想跟你说。”

风九幽放下手中的书,泡了杯茶放到了他的面前:“说吧。”

伸手摩挲茶盏的边缘,尚宇浩想了一下说:“虽然紫炎亲到京城迎亲,但昌隆还是要送亲的,为保这一路平安顺利,今日我已入宫求得父皇恩准,此次送亲就由我和慕容将军一起,还有忠勇侯府的沐小王爷,我们一起送表姐离开,所以,表姐不要担心,也不要害怕,有我在,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上一世做过皇后,自是知道两国联姻送亲以及迎亲的规矩,只是风九幽没有想到他会亲自入宫去求,要知道皇帝素来都不喜欢他,又加上他整日里游手好闲、吊儿郎当、眠花宿柳,这种差事轮到谁,都不会轮到他的头上,能让皇帝同意必是费了不少的口舌,看来,他对陌离的兄弟情谊还是如上一世那样深:“好!”

原以为她会问上几句,没想到等了半天只是一个好字,心中莫名的感到失落,他又说道:“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女子出嫁通常都是由兄长或者弟弟背出去的,后是你出门,我想……”

话未完,正在净手的西灵瑞就跑了过来,直接打断他的话说:“你别想,我是姐姐的弟弟,姐姐出嫁自是由我送出去,你靠边站。”

眉头微皱,丹凤眼微挑,尚宇浩有些烦躁的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怎么那儿那儿都有你啊?”

集万千宠爱与一身的西灵瑞可是不怕他,荔枝黄片软件一屁股挨着风九幽坐下,嚣张的说道:“对啊,那儿那儿都有我,怎么样?怎么样?”

“你是不是非要挨顿揍才罢休啊?”三番五次的挑衅让尚宇浩失去了耐心,特别是还有两天不到的时间风九幽就要走了,他很难过,也很伤心。

一见两人又像是针尖对麦芒,风九幽的头就开始疼了,扭头看向西灵瑞严肃而郑重的说:“小五是我的表弟,他年纪比你大,你应该叫哥哥,还有做我的弟弟要懂事知礼,你已经不小了,不能再耍小孩子脾气了,如果你再这样嚣张跋扈下去,我就不要你了。”

西灵瑞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训斥,委屈而抗议的叫了一句:“姐姐!”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