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来北国之都前风九幽有专门向画影请教过巫蛊之术,期间若兰服侍左右亦有所耳闻,也清楚的知道巫蛊之术离不开阴灵鬼魂,而她一想到鬼魂就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两条腿随即也跟着打哆嗦,与此同时张口结舌一脸害怕的说道:“巫,巫蛊之术,小姐,你确定她是中了巫蛊之术?”

  风九幽虽然在岳百灵的身上见识过巫蛊之术,也确定当时她受人所控,凭人摆布,但并不是很确定,因为绿衣现在的样子跟她还是不尽相同,而且她也没有在她的双眼之中看到蛊虫或者是发现其它什么虫子。

  不过有一点她非常肯定,那就是面前的绿衣并不是她所熟识的绿衣,也不是正常的绿衣,她在离开皇宫之后,在见到自己之前,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要不然她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只是她受命连夜出宫跟自己约好在城门口汇合,君梓玉以及其他人会在那里等,嘿嘿连载小说免费阅读ios如果自己没有准时出现就让她们先行离开,按照道理来说她这个时候不应该还在城中。况且她还是孤身一人,并且好巧不巧的被黑甲兵发现了,一路追到了这里,然后准确无误的入了府见到了自己。

  仔细想想这一切真的是太巧合了,巧合的风九幽想不出除了人为的刻意以外还有什么,而对于这幕后之人她也充满了好奇,想知道此时此刻已然乱成一锅粥的北国之都到底还有谁在盯着自己,还有谁在暗中注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按照若兰她们所说自己被火风一路带到了山洞里,他们是恰巧看到才寻了过去,并且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找到。而此时自己才刚刚醒来,陌离都未必知道自己在哪里,独孤等人还在到处找自己,紫炎也是派黑甲兵以及巫术师到处寻找自己的踪影,那么会是谁知道自己在这里呢?

  北国之都最近来了很多人,各国的使者,各个地方的江湖人,巫术师,灵术师,邪神,杀手,全部都汇聚于此,可会是谁呢?

  是谁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准确无误的知道自己在那里,并且没有告诉紫炎,没有惊动任何人,而是利用绿衣将黑甲兵引了来?

  绿衣一进来就拿匕首凶神恶煞的要杀自己,必然是要取自己的性命,可自己在北国之都除了跟紫炎有仇以外并没有与人结怨,按照道理来说不应该是杀自己,而是另有目的才对啊?

  想到这风九幽百思不得其解,心下疑惑重重之时也像是被蒙上了一层迷雾,什么也看不清,看不明白,也想不出谁会如此歹毒。

  思绪翻飞之间绿衣再次动了,手持匕首疾速向前,对着风九幽的心脏就喊道:“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若兰不怕强敌不怕对手却异常怕鬼,尤其是恶鬼、厉鬼,更是恨不得撒丫子就跑,可是风九幽在她的身后,她不能跑。故,见绿衣狂奔而来即刻就再次问道:“小姐,你倒是说话啊,她是不是中了巫蛊之术,她被阴灵附体了对不对?”

   文艺美女镜头下的老城旧时光

  立时,风九幽回了神,见绿衣目露凶光一副要将自己千刀万剐的样子便答非所问的说道:“之前画影是不是给了你几张符,你下山的时候有没有带在身上?”

  “符?符?”脑筋急转若兰赶忙回想,想到自己因为要来北国之都,怕被鬼撞上,也怕看到鬼,特意把画影给的几道符放在了身上,立刻就伸手去拿,一边拿一边急急忙忙的说:“有,有,在这儿呢,在这儿呢。”

  语毕,若兰将挂在脖子里的几道符连同红绳一起拿了出来。

  黄色的符,红色的朱砂,风九幽一看就知道这是驱鬼用的,但由于不确定绿衣到底是中了蛊虫还是被鬼附了身,她不得不将自己的手指咬破,将体内纯正的圣女之血滴到那符上。皮破血出,一瞬间那黄色的符上亮起了微微的红光,不大,却带着丝丝金线,就好像是火风身上熊熊燃烧的烈火。

  没有时间重新画符只有沿着原来的朱砂画了一遍,待绿衣来到跟前时风九幽一把就将若兰推开了,然后迎着她的匕首将手中的血符贴在了绿衣的额头上。

  霎时间,绿衣不动了,红光也停了,而她手中的匕首也像是被定住了一样。看着她风九幽慢慢的收回了手,原以为画影的符加上她的血能将绿衣体内的鬼魂或者是毒虫给逼出去,那样她便可以恢复清明,也会立时清醒过来,可谁承想她的手才刚刚收回去可怕的一幕就发生了。

  只见绿衣的双眼之中无端端的冒出了火光,两簇火焰也由小变大越来越亮,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她就自燃了起来,且整个人就在风九幽的面前烧着了。

  若兰大惊即刻就本能的跑去端水,而在跑的前一刻她大声喊道:“小姐,快退,快跑……”

  天干物燥,床的不远处又有火盆,绿衣这一烧着很快床幔就被点着了,风九幽心下大骇,面上大惊,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而就在这时绿衣竟然开口说话了,只听她像往常一样焦急的说道:“小姐,别管我,快跑,快跑。”

  一句话,风九幽确定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的丫鬟绿衣,就是那个在梅宫中说要一直一直保护自己的绿衣。她慌了,也第一次感到害怕,不过她并没有跑,也没有躲开,而是二话不说抓起垫在床上的褥子,展开就扑向了绿衣,就地一滚她想把火直接给捂灭。

  可是天不遂人愿,在地上连滚了几圈后绿衣身上的火依旧是没有灭,不久,若兰将半盆冷水全部对着她的头浇下亦是如此。

  很快,褥子也着了火,床也着了火,风九幽怕越烧越厉害一把将裹住绿衣的褥子给扯开了,然后催动体内的灵力将她整个人托起,以极快的速度跑了出去。

  院子里厚厚的积雪还没有完全融化,风九幽未加思索就把绿衣给整个扔进了雪中,然后跟若兰一起把冰冷的雪扔到她的身上,将她整个人埋入雪中,希望以此能扑灭她身上的火。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