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桔视频其他邪神亦马上跟着照做,而权叔则拉着管家的胳膊朝外面走,一边走一边压低声音道:“行巫做法需要绝对的安静,我们就不要在这里打扰他们了,去门口等吧。”

  魂魄已经入体无需权叔再做什么,接下来只需这些邪神齐心合力把大祭司的伤给治好就可以了。不管是夫妻还是魂魄与身体都是原配的好,尚君墨骤然进入大祭司的身体以后很不适应,也非常的难受,所以,两者之间需要时间磨合,需要时间接受,而这种契合需要时间,需要等待!

  管家也正有此意,见几位邪神已经开始做法他立即就跟着权叔走了,权叔想多了解一些有关大祭司的事情,走到门口以后又开始套管家的话,欲从他的嘴里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毕竟尚君墨一醒来他们就要开始了。

  由于管家和几位邪神并不熟悉,仅仅只是在大祭司出发入宫前打过一次照面,只是知道他们的身份而已。故,看权叔跟他们是一起来的就本能的认为他们是一起的,是自己人。

  几位邪神和管家一样都只是知道彼此的身份而已,并不清楚权叔是谁,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见管家跟他聊的火热就以为他是大祭司府内的人,也本能的将他纳入了自己人的范围。

  因为两方人没有互通气,权叔就利用了这个漏洞堂而皇之的成了大祭司的人,且还是忠心耿耿的心腹,是为了救他舍身忘死的忠奴,也成功的赢取了他们所有人的信任。

  原本大祭司就没有小看管家,经过一番攀谈之后他收获颇丰,不过管家很机警,嘴巴也很严,一些非常机密的事情他根本就听而不闻,拒绝回答。怕自己问多了会引起他的怀疑,权叔巧妙的岔开话题,想着一切还是等尚君墨醒来再说,再问吧。

  尚君墨嫌弃大祭司是个即将要入土的糟老头子,长的也真的难看,借他的尸体还魂,他心里是一百一千个不愿意,所以,刚刚进入他的身体以后他马上就要跑出去。可无奈权叔以巫术封住了尸体,将他的魂魄死死的封在了里面,以致于无论他如何挣扎、气愤都没有用,怎么都跑不出去。

  出不去,也无法动用鬼术,尚君墨在气愤以及咒骂之余不得不接受这一事实,不过他仍然十分恼怒,也记住了,准备醒来以后再跟权叔好好算账。

  随着一串串的咒语从几个邪神口中念出,摆在他们面前的巫器全部腾空而起,而大祭司的尸体也高高悬起,巫器动,咒语急,四个邪神变换手势齐齐指向自己的巫器,然后纷纷注入巫力。

  霎时间巫器全部连在了一起以顺时针的方向开始不停的旋转,围绕着大祭司的尸体,巫力四溢,黑色的雾气瞬间弥漫整个房间,而那些藏身于巫器中的阴灵纷纷飘了出来,桀桀的声音也立时响了起来。

  由高到低,从有到无,这些邪神为了救活大祭司不惜拿这些阴灵来祭,以这些阴灵的鬼力来让他受伤的身体恢复原样。

   躲在花丛中的大眼妹

  尚君墨的八字本就与大祭司十分相合,魂魄进入身体以后他也在慢慢适应、融合,再加上几位邪神相助,不久之后他的魂魄和大祭司的身体很快就融为了一体。只是他并没有如权叔先前预料般的那样醒来,而是在魂身融为一体的那一刻陷入了无边的黑暗当中。

  同一时间梅宫内风九幽被恶梦突然惊醒,她惨叫一声就猛地坐了起来,面色惨白神情恐惧,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水。

  绿衣和若兰一直睡在外间,乍然听到风九幽的喊声马上就睁开了眼睛,腾的一下快速爬起来,绿衣连鞋子都未来得及穿提着剑就冲了进去。

  若兰睡的迷迷瞪瞪云里雾里,睡眼惺忪的见绿衣飞奔而去不禁揉了揉眼睛道:“出什么事了?”

  绿衣担心风九幽的安危也知道她不是真的若兰,根本就不理会她,三步并作两步的推门而入后就直接冲到了床前,一把扯开床幔惊慌失措的问道:“小姐,怎么了?”

  惊魂未定风九幽喘息不止,她右手紧紧的捂住心口觉得甚是难受,不想让绿衣担心她无力的摇了摇头,然后费力的挪动身体靠在床上,硬挤出一丝微笑道:“没事,做了个恶梦吓醒了,我渴了,你去帮我倒杯水来。”

  绿衣见她大汗淋漓连额前的头发都湿了,心中甚是担忧,将手中的剑快速放到一旁就赶紧道:“小姐稍等,我这就去倒。”

  话音未落若兰就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故作惊慌之状道:“出了什么事,郡主,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说着,她就从袖子里抽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绢帕将手伸了过去,准备帮风九幽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随着若兰的双手靠近,一股媚香直扑入鼻,风九幽皱了皱眉头连忙闭气,然后抬起胳膊就挡住了她的手说:“我身上汗津津的很不舒服,你去帮我打几桶水来,我要沐浴。”

  脸上一怔,手上一愣,若兰脱口而出道:“沐浴?小姐睡之前不是刚刚洗过澡吗,而且才一个时辰而已,怎么又要沐浴?”

  眼见自己的绢帕就要碰上她的身体,若兰说什么也不愿意就此拿开,而且这绢帕之上她可是放了十足十的料,只要接触到她的皮肤,这上面的东西就会立刻悄无声息的进入她的身体。

  风九幽似乎知道这绢帕上面有什么东西,她虚弱无力却寸步不让的抵着她的胳膊说:“房间里太热,我出了很多汗,想洗澡,你去准备吧。”

  千载难逢的机会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而举的放弃,若兰见她不肯就马上又道:“小姐的脸上全是汗,我先给小姐擦擦吧,等擦完了我就去打水。正好灶里的火一直未灭,一直烧着水呢。”

  说着,她就手上用力硬伸了过去,誓要帮风九幽把额头以及脖子间的汗水全部擦去。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