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双稍稍蹙眉:"他?好吧,看来你是觉得我选的地方不适合接待客人。"

   陈双说道。

   "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请他吃饭吗"代木奇了个怪了,谁给她这么淡定的自信?啊?谁给她的?

   楚家的新闻在这段时间被剥皮扒骨,从一开始的陈双,现在头条被楚家占据,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陈双不是热度退去了,而是和楚家有很多纠结不清的地方。

   她现在倒好,冷静的跟没事儿人一样,瞧瞧她吃着小馄饨享受的模样代木就想掀桌子。

   "你们华中集团在京北占据三大龙头企业之一,另外就是楚家,还有就是钱少张那边,互相往来生意上的事情这很正常,有什么好好奇的?再说,楚防杰现在不是楚家的唯一接班人吗?"

   陈双莫名其妙,她对代木这个人出了好奇他怎么知道关于自己那么多事情的意外,就是合作伙伴,其他的,陈双还真没有什么心思。

   说着,陈双低头吃她的小馄饨,刺溜一口,吹吹,刺溜一口汤,刺溜又一个小馄饨,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陈双吃的是什么山珍海味呢。

   代木就吃了一个把汤勺丢在碗里,这个人都四面楚歌了,她还这么淡定,看来自己是瞎操心了,得了,随她去呗。

   "结账!"代木招招手,给了十块钱潇洒的说不用找了。

   吃完了馄饨,代木说:"你脑袋里到底藏着什么?"

   "脑浆呗,要是有其他的估计得去医院动手术!"陈双说道,以为陈双打心眼里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他为什么知道关于自己的那么多。

   粉艳张齐郡魅妆时

   这种疑惑并不会因为他暗中帮过自己两回,陈双就会放松警惕的。

   代木听闻此话,无奈的要有,行,你陈双就特么绕吧,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我代木是为你好!

   代木一甩头说了句:"拜拜!"

   "再见!"陈双莞尔一笑,裹紧了大衣领子。

   这个天还真够怪的,都三月下旬了,晚上的风还是冷的刺骨。

   夜市的人渐渐稀稀疏疏的多了起来,这个月份,来一份涮捞热气腾腾的还是不错的。

   陈双没有打算就这么回去,当然此刻代木也在远处没走,眼瞅着陈双抱着膀子就往夜市里头逛着看着。

   离开闹市区,她拐进了花鸟市场的古玩街,不少上了年纪的人牵着狗链子双手背后在街道里晃悠。

   一分良田一分种,一分中田一分生,这条街道上的老人占多数,毕竟也只有老人才会喜欢玩古玩当乐子。

   乍一看去,也就陈双这丫头显得格外年轻,估摸着蹲在摊位上询问都不会有卖家搭理的料儿。

   果不其然,陈双还真就恰好在摊子上看上了一件棕色菩提手串,表面粗糙带着本身菩提果原本的凹槽纹路。

   "这个多少钱?"陈双知道这是菩提果雕琢而成的,最重要的是坠子上的十八颗菩提上都有微雕,雕刻的是十八罗汉,底下吊坠一枚绿色跟玉石一样的玩意儿,雕刻着平安二字。

   陈双心想,可以给大哥带上,他每次出任务都很危险,当然,别要的太贵。

   店家是一位五十多岁留着山羊胡的老头儿,双鬓留着两撮白色的发须,特别长,能垂到他的肩膀锁骨部位。

   这样的装扮,陈双只能说,顺应景象,叫人觉得他买的东西那跟定跟他的人一样,是"老字号"的。

   老头儿抬抬眼皮看了一眼陈双:"你看值多少钱便多少好了!"

   陈双一愣,想起这个年代的规矩,你要是识货就给个合理价,你要是不识货叫低了,那摊主直接摆摆手让人走,就算你回头再抬价,也都不卖了。

   陈双蹙眉,她挺喜欢这个手串的,看上去特别霸气,特别想象着呆在大哥的手腕上,那肯定更好看,一位这个颜色配上大哥古铜色的皮肤,真是绝配啊。

   "俩!"陈双竖起两根手指头。

   这个时候,古玩市场街头露出了代木的脑袋,他感兴趣的看着远处蹲在摊位便伸出两根手指头的陈双,低头再看看她手里拿着的手串,不由得变了脸色。

   那老板直接就卖了,两千块,周遭的人都嘿咻各执其词,也有说这丫头被骗了,定夺值个五十块,也有所,最多两百块,更甚者说,这种东西,桐树上长得都是,随便摘几个串起来就得了。

   代木之所以诧异是因为,她叫的价,不偏不倚,那可是上乘的菩提果,吊坠上的那颗绿色石头,是上好的翡翠。

   在几年后,这手串经过人体手心汗的打磨,价值不菲,那块玉石也会升值。

   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他想起了太多太多。

   陈双拿着那手串高兴的准备回家,那菩提手串表面即便很多凹槽和纹路,可握在手里一点都不觉得硌得慌,相反,666裸体艺术表面柔滑,泛着淡淡的棕色光芒,底下的那一小颗吊坠看似是陪衬,可出手升温,特别暖。

   代木目光随着人流中陈双的背影,一直把她送到看不见为止。

   那眼神冲满畅想和回忆的忧愁:"缘分真的很难说得清!"

   陈双蹬着自行车回到家,越发觉得那手串好看,于是摆在桌面上,拖着下巴死命的看着。

   看着看着陈双就觉得这手串面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当时那么多摆摊的,她就一眼看到了这手串,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特别熟悉。

   那一瞬间,陈双想都没想,只有一种想法,买下来!。

   陈双就那样傻傻看着这手串,有一种自己的心暖着自己的身一样,她被来电拉回了现实。

   打来电话的是宋德凯:"大哥,我有……"

   刚要说有东西送给他,却被对方沉重的言语打断:

   "小双,又找到一位肇事司机,其中有两辆司机是和楚家有关系,唯独后方车辆驾驶员和楚家没有关系!"

   "怎么说?"陈双一愣。

   "两拨人你懂吗?"

   陈双吸了一口凉气,照这么说,其中至少有一位货车司机,是其他来路,回忆当时,因为都开着远光灯,陈双根本看不见后方车辆驾驶人员的模样。

   在陈双沉思的这个空档,宋德凯声音低沉的说道:

   "我不敢保证另一拨人,会不会对你不利!"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