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下之意不然早收拾你了。

乔小如毫无躲闪胆怯的一番话,不但令红敏等那刚刚还没有聚起来的疑心霎时烟消云散,就连玉广本人也有种憋屈无比的感觉。

乔小如大大方方将手腕上的银镯子摘了下来,放到红敏手上:“红姐姐你看,这就是我爹娘特意留给我防身的东西,这镯子制作得十分精巧,内嵌机关,可存放十二枚银针。”

如此精巧的机关可不多见,不是谁有钱就能买得到的。

这样一件外形看起来与普通镯子毫无两样的精致东西,即便是技艺精湛的师傅,没有半年数月也别想打制出来。

红敏见了眼睛一亮,怦然心动不已。

像她这样走江湖的,有一件这种东西防身那是再好不过了,关键的时候说不定还能救自己一命。

要知道这样的好东西,她可没听说过哪位匠人会打制呢。

只是,这会儿若就这么将乔小如的东西占为己有,众目睽睽之下似乎有点儿太损自己身为统领的脸面。

不知道的还当自己眼皮子多浅呢,见了属下有件好东西便恨不得扒拉过来。

且人家都说了这是人家爹娘留给人家防身的东西,自己若这么要了去,着实也有点不太好意思。

想想来日方长,横竖这丫头是跟在自己身边的,等回京之后,还愁没有机会让她献上来吗?

清纯的私房的性感

红敏将那镯子在手中掂了掂,仍旧还给了乔小如,淡淡道:“既然是你爹娘留给你的,你便好好收着,只是以后切忌不可再对自己人使用了。”

“是,”乔小如连忙点头,笑道:“有红姐姐为我做主,这样的东西自然也不会再用了。”

红敏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命众人散去,自己也离开了。

终于清静了!

乔小如忙扶着太子榻上躺靠着,叹了口气低声道:“您觉得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您……”

不知为何,太子心里此刻却有种异常满足的感觉,隐约带着莫名的兴奋,微笑着摇了摇头,笑道:“我没事,刚刚有一点痛,此刻也不觉得了。怎能怪你?你别乱想。等回京了,让太医瞧一瞧便好了。”

乔小如见他此刻脸色除了微微有一点儿发白其他的都还好,眼神也还清亮,便稍稍松了口气,点点头笑道:“您歇着,想来以后没人再敢来找咱们的麻烦了。我去烧点儿热水,等会儿叫人给您端来,您用热水捂一捂,想来会好受些。”

太子点点头笑着说了声好,忍不住又笑道:“你的胆子也太大了点,怎么那样跟他们争执呢?差点没把我给吓死!以后千万别再冲动了,小心吃亏……”

此刻回想回想太子爷都觉得捏了把冷汗,真不知她哪里来的胆子,一脚又一脚的毫不犹豫往玉广脸上踩下去,饶是玉竹来了,那耳刮子还脆生生的甩了过去……

她还真是不害怕啊!

要说这人吧,以前他也不是没见过啊,虽说不如珍儿那般温柔似水,可怎么瞧着也是个和和气气的人,突然间变身张牙舞爪的小野猫,火力全开,那种感觉上的冲击还真是——

太子没法形容心里边的那种感觉,但他觉得很新鲜、很新奇,一点也不讨厌,甚至还觉得相当的有意思。

忍不住下意识的想:卢湛那小子真是有福……

乔小如一愣,脸上一红,暗道自己这回在太子爷面前丢脸似乎丢大发了……

勉强定了定神,笑着说道:“那些人就是那么的犯贱,你越是好声好气的跟他们讲道理,他们只会越鄙夷你,不把你当回事,你要是豁出去大闹一场,反倒容易绝了后患。我心里也挺害怕的,可是,那不是没办法嘛!”

太子见她脸上红红的可没觉得她是尴尬在自己面前丢脸,只觉心头一荡,莫名的有些说不上来的欢喜和满足:她在那些人面前那般厉害,却在孤面前如此娇羞,真是个有趣的人儿,只可惜——

他猛然一个激灵回神,暗骂自己该死,这是表弟媳啊,他在胡思乱想什么?

虽然乔小如不会知晓他此刻心里在想什么,但是有这等念头已是不该,面对乔小如的时候,足以令他感到尴尬了。

“对了,”太子咳了一声,忙问道:“你之前说有个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我,不知是什么消息?”

乔小如“啊!”的一声拍手叫了起来,笑道:“您不提我差点儿叫那两个混蛋给气得忘了!”

乔小如回头朝门口方向望了一眼,朝太子爷凑近了近,压低声音低低的道:“爷,您别惊叫,我跟您说啊,阿湛昨晚找到我们了!”

“什——什么?”太子差点儿还真就惊叫了起来,幸亏乔小如提醒在前,话刚出口忙又生生刹住,强压下满腔喜不自禁的狂喜之意,笑颜逐开:“阿湛他找上来了?”

“嗯,”乔小如点点头,便将卢湛的计划简单说了几句。顺便说了几句关于红衣教的事。

太子听得脸上一寒,道:“之前听他们一口一个红衣教孤还没当回事,如今听来,只怕这个组织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阿湛计划得当,理应如此。只要他们不真正闹出事儿来,朝廷也不会去管他们,但京城不一样,京城之中断断容不得这等势力存在!”

“爷英明!”乔小如一笑,道:“阿湛说您必定会支持他的计划,果然不错。只是这两日,您还需暂且忍耐着。”

太子不禁笑了起来,笑道:“阿湛这是为孤打算,孤自然明白,怎会怪他?多忍几日也没关系。”

京城之中有这等不怀好意的势力出现,对他这个太子来说也是多了一份不确定的因素,他巴不得卢湛将之铲除。

太子至此心头大定,一颗心终于彻彻底底的踏实下来了。

乔小如便笑着告辞,自去烧热水不提。

这一整天下来,乔小如都没有再瞧见玉广、玉竹那两个讨厌的家伙,那两人也没有再去找太子算账啊、报仇啊、找茬啊之类的,看来是真消停了。水果视频人app

Tagged